歡迎來到中葡電子商務商會! 免費註冊

澳門黑沙環中街495號廣福安大廈第八座商舖Q

+853 6343 9180

info@specc.org

跨境電商

跨境電商進口監管漸嚴 征收行郵稅同時嚴打刷單

Date:2015-09-29 Clicks:713

作為自貿區內依托保稅區的重要業態,跨境電商尤其是“自貿區”概念對市民影響最大的好處之一,目前中國的4大自貿區均參與了跨境電商試點工作。
9月18日,國家批準天津作為跨境電商進出口試點城市,並表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稅收政策出臺前,不再考慮其他城市的類似申請。而就在前不久,9月14日,海關總署加貿司發布文件《關於加強跨境電子商務網購保稅進口監管工作的函》,全面規範跨境電商進口,嚴打“刷單”,在由深圳海貿會在廣州主辦的“2015中國跨境電商大會”上,不少人士認為,這些政策有利於充分暴露問題並規範化發展,但新稅收政策出臺前,目前試點範圍區域恐難擴大。
備注
1.只有跨境電商進口的試點城市(8個)中的海關特殊監管區和保稅物流中心才可開展跨境電商網購保稅進口業務

2.直購進口:海外包裹直接郵寄進入中國,征收行郵稅

3.網購保稅進口:企業在保稅區內備貨,消費者在網上下單以快遞方式出區,征收行郵稅

跨境電商模式倒推海關改革
海關總署數據中心副主任王可提到,跨境電商已經被上升為“國家戰略”,原因在於“中國的進出口貿易連續下滑,今年的數據更是讓我們慘不忍睹”。

但跨境電商仍存優勢,在出口方面,可以解決小批量出口結匯和退稅的困難,進口方面,國內消費者對國外產品的需求非常強烈。

而目前從實際統計情況來看,王可認為,跨境電子商務的發展與我們國家對跨境電子商務的期許差距過大。“第一大問題就是跨境電商量實在少得可憐。”

來自杭州的試點代表、有著20年外貿經驗的余杭區商務局副局長吳宏偉則對跨境電商出口情有獨鐘,他表示“我很孤獨,因為我發現幾位前輩基本上都是以進口為主”,“進口電商目前大部分的模式,比如說貨源也好,比如說政策優惠也好,我覺得是不可持續的,今後一定會有改變”。

吳宏偉認為,國家對跨境電商之所以下如此大的力氣,在於出口,從國家層面來說,主要有幾個方面,一個是怎麽樣讓我們出口電商合法、優化,第二怎麽讓跨境電商的模式倒推比如海關等的改革,第三,中國是一個出口大國,但不是品牌大國,怎麽讓中國制造成為中國品牌。

目前進口跨境電商處於戰國時代,出口的電商面臨什麽問題?廣東亞太電子商務研究院陳海權認為最大的問題是缺乏品牌,還有一個就是中國在海外國家的本土化的戰略嚴重滯後。

史上最嚴規範嚴打“刷單”
9月14日,海關總署加貿司發布文件《關於加強跨境電子商務網購保稅進口監管工作的函》,業內俗稱“58號公告”,相關人士表示,該份文件並非新政,而是對原本公告的加強性指引,便於基層海關對政策的理解和執行。

其中主要強調了兩方面,一是,網購保稅進口應當在經批準開展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試點城市的特殊監管區域或保稅物流中心開展,任何海關不得在保稅倉庫內開展網購保稅進口業務。

按照此規定,除上周五剛剛批準的天津外,只有鄭州、寧波、廣州、深圳、上海、杭州、重慶中的部分海關特殊監管區和保稅物流中心才可開展跨境電商網購保稅進口業務。據了解,目前廣東只有廣州的機場綜合保稅區、南沙保稅港區、黃埔保稅物流園區3個區以及深圳的前海灣保稅港區可以開展跨境電商業務。由於此前不少地方打“擦邊球”,58號公告限制在非試點城市以及保稅倉等非試點區域開展跨境電商業務。

另外公告中還強調了嚴厲打擊利用跨境電子商務網購保稅進口渠道“化整為零”進行走私的違法犯罪行為。

在此之前,就有業內人士向記者提及,由於網購保稅進口實行實名制,目前保稅區的跨境電商試點存在利用他人身份證的刷單現象,類似於“水客”行為,即利用他人身份證“化整為零”進行並非以自用為目的的網購保稅進口,然後給一些進口商品店、“港貨店”供貨。該業內人士表示,由於行郵稅稅率比一般貿易低不少,為此類行為提供了空間。而這些企業為何不直接讓消費者得實惠,用保稅行郵的手段直接面向消費者銷售?該業內人士表示,如若進行跨境電商銷售,企業則還需要重新搭建平臺、拓寬渠道,對企業有一定成本,不少人為了賺“快錢”,從而利用現有的渠道。


          聲音:對規范化運作是一wh

在2015中國跨境電商大會上,以“嚴”著稱的前海跨境電商試點代表、深圳保宏公司總經理吳東蒴表示,在海關總署的文件中,最新的58號公告,措辭確實“比較嚴厲”,“對此我的體會就叫底線思維,大家做企業也好,做物流也好,大家都應該有底線思維,就是不要去觸及監管部門的底線,不管是潛在的還是現有的都不要碰”。他認為,“為什麽相關部委會開那麽多會議來討論跨境電商的問題?其實跨境電商本就存在一定爭議,要是做得不規範,不支持的一些部門會有意見,所以大家一定要自律,不要觸碰底線,不要去影響生態。”

對58號公告,不少業內人士都表示對跨境電商的規範化運作是一個利好。吳東蒴坦言,跨境電商是一個生態,要共同保護,“無論是廣州、深圳,海陸空的物流優勢是我們很特殊的一個優勢,我覺得大家都自律的話,對我們這些優勢運輸比較強的口岸更多是一個利好。”

鄭州試點代表e貿易副總經理劉昊認為,嚴厲的監管措施出臺也是一個利好,“從這個文的最終目的可以看得出來,本身保稅背後的一種模式就是今天跨境電子商務的一種創新,中國所有事情一管就死,一放就亂,開放也是這樣,它會有這樣一個過程,總結過去,最重要是總結經驗教訓”,另外,人、企業、社會,“大家都講生態,說白了自律只是人的生理底線,從機制上,如果有好的機制,我相信自律這條路走得更遠。”


         探因:跨境電商為何這麼火爆?

一直以來,跨境電商網購保稅進口政策利用行郵稅與一般貿易稅的稅差,使得進口商品降低成本,獲得了消費者的青睞。以往的一般貿易大批量入境,要征收關稅、消費稅、增值稅,稅率很高,而跨境電商網購保稅進口征收的行郵稅則低得多。

匯通天下董事長孫海巍算了一筆賬,原來的進口為什麽沒有像目前的跨境電商這麽火爆?一般貿易的綜合關稅將近40%,而跨境電商只有10%,“做什麽事情有30%的利潤呢?所以逼得線下的企業都要做跨境電商。沃爾瑪做跨境,天虹也要做跨境,一般貿易的企業也要做跨境,為什麽?稅收上有很大利潤。另一方面,中國人有錢了,一方面我們生活提高了,我們需要追求某種生活品質。”

“從消費者需求來說,誰能夠提供更好的產品,誰能夠提供更好的體驗,我就買誰的東西。跨境很火,應該是消費的需求提高了,第一個是商品新奇新鮮,第二是國產食品安全導致的信任危機。”專營母嬰商品的貝貝網副總裁張龍珠表示。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由於跨境電商網購保稅進口采用行郵稅降低了稅率,很高明的一招在於直接利用廣大的消費者作為最終裁判,把國外的優質資源也就是我們發展的目標迅速地放到各個產業的前面,倒逼整個中國制造業的升級換代,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談產業升級,談創新已經談了很多年,但是真的落實到一些企業上,動作很慢,現在通過進口打開了這種渠道。”


          未來:跨境電商試點區域難擴大

而目前跨境電商進口低稅率的情況或許難以為繼,在國家批準天津參與跨境電商進出口試點的文件中表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稅收政策出臺前,不再考慮其他城市的類似申請。王可提到,跨境電商之所以能夠發展,是因為它享受國家稅收的優惠,但是在政策制定過程當中,在國家稅收這麽緊張的情況下,財政部、國稅總局從政策制定方面對它們來說也無法接受,並且“有些試點城市已經把政策輻射到周邊,很多企業、地區沒有拿到試點資格,但是打了政策擦邊球”,加劇了稅收緊張。

吳東蒴認為,由於目前進口行郵稅和一般貿易稅差很大,沒有長期存在這一現象的可能性,目前屬於先發展後規範,在不規範的情況下進行總結,下一步為全國口岸的開放打下基礎。

在跨境電商試點城市,也並非所有海關特殊監管區都可以開展跨境業務,例如廣州只有3個保稅區,而深圳只有1個保稅區參加試點(上文提及),一直以來,各方都呼籲將跨境電商試點區域擴大至試點城市的其它保稅區。

深圳市跨境電商行業協會會長劉智勇也表示,在目前這一條件下,深圳的跨境電商試點區域擴大恐怕也很難立即實現,或許得等到國家針對跨境電商進口新的稅收政策出臺之後。

來源:南方都市報(深圳)




版权:中葡電子商務商會 粵ICP備05081235號   技術支援:ISTO MEDIA 服務熱線:+853 6343 9180